在64万平方公里的黄土高原之上,哈思山是少有的“绿地”,

地处北纬37度黄河上游,为祁连山余脉,

2000多米的海拔使该地区形成较大的昼夜温差。

这里的夏天从没感受过远方喧嚣的城市里的热浪。

清晨的风是带着夜露的,

凉的似乎让裸露的皮肤感到刺痛。

可能是哈斯山顶终年不化的积雪,

亦或是是山间林中不停的风。

由于交通不便,不曾受工业污染,

世代生活在周围勤劳朴实的农民还保留着男耕女织的桃源生活,

后来即使社会发展世事变迁,

哈思山的原始之美一直被小心的守护着。

常年自山体涌出的地下水加之山脉雪山融水,

构成了该地区独特的水资源体系。

使其周围的荒野戈壁变成了沃壤良田,

也成为了当地居民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源。

古老而原始的工具把大自然的馈赠送进家家户户,

哈思山下栖居的人们,依然延续着古老的取水技艺,

哗哗的水流,

清脆作响的蹄声是这古老山间最动人的旋律。

食用枸杞已是原居民长久以来的生活方式,每日清晨烧开一壶山泉水放一撮茶叶一块冰糖三俩红杞是开始

一天农活的必需品,按当地人的意思:“每天一杯枸杞茶,年年岁岁不更容。”

7月是枸杞成熟的季节,烈日下摘枸杞是每户人家的日常。家里园子大的还要雇人来帮忙。

戴好遮阳的草帽、防止被枸杞枝划伤而戴的长袖手套,这一套装备把人裹得严严实实,

手上飞快又小心翼翼的将成熟的枸杞摘下。

利用充足的光照和干燥的空气晾晒枸杞,使枸杞中的水分自然挥发,便于长久保存。

一天中太阳最劲的时候过去,田间地头就开始萦绕着孩子们的欢语,比起城市里的同龄人,

去地头小心摘下的一颗枸杞或悄悄掰下的一盘葵花成为了他们为数不多的零食,纯粹而自然。

傍晚的时候太阳斜斜的,泛红的光晕把整个村子染成焦糖色,皮肤也似泛着蜜。

远处的梯田,归家的农夫,一切都像是被橘黄滤镜渲染过的,像画一样。